1988年,定位为沙嘴工业村建设服务的深圳市上步区工业村建设服务公司注册营业,后来,这家公司历经多次更名改制,成为以房地产开发为主业的金地集团(600383.SH)。

  30年后,董事长凌克回忆起,不无感慨,他认为这是金地发展中几个重要时点之一。

  历史进程上,1988年是个值得标记的年份。这年,国家召开了第一次全国住房制度改革工作会议,开始启动房改。

  行业上,与金地共享招保万金荣誉的万科,在这年正式进入房地产业;蛇口招商港务股份还没更名为招商地产,这一年蛇口港成为全天候作业港口;往后数过4年,保利地产才在广州成立。

  白云苍狗,曾经的行业龙头已从招保万金变为碧万恒融。近十年,国内房企规模大跃进的重要时刻,金地曾受掉队质疑。直至2016年,金地规模增长63%,实现1006亿元销售金额,在此基础上,2017年金地销售金额增长39.9%,至1408.1亿元。

  千亿是上升型房企的鼓舞剂、强心针,金地归来矣。

  2018年,而立之年的金地迈入另一个阶段。公司三十周年庆典上,凌克说,过去几年,金地发展得很快,同时他表示金地在住宅的规模上还可以做得更大。

  金地未来的方向,从凌克和金地集团总裁黄俊灿的口中流出:做大住宅开发规模、多元化业务、长租公寓、进入三四线城市……金地正经历着重塑金字招牌的过程。

  金地快慢快

  凌克很久没有公开出现了,就连金地集团官网发布的活动资讯上,都很难找到有凌克出席的新闻。

  过去数年,凌克面目模糊。直至6月2日,他现身金地集团成立三十周年的公司庆典。59岁的凌克站在台上,身材微胖,黑发粉面,气色极好,穿着灰色条纹西装,蓝色领带,在低调中搭配一抹亮眼颜色。

  庆典后,一名熟悉凌克的人士说他这么多年来没有大的变化,除了外貌和身型上的保持外,更多是言谈中个性的流露,温和稳重,不爱张扬。

  凌克上场便感恩时代,言辞谦恭。30年前,金地的诞生,正值中国改革开放的伟大时代。金地的每一步成长,都与国家的繁荣和时代的进步密不可分。

  住房制度的改革、城镇化的发展、人口红利的收割,让地产业成为最佳的造富工具。

  30年间,金地从无到有。光是选取其上市的2001年与如今相比,黄俊灿便算了一笔账,公司销售额从5.3亿到了2017年的1408亿,上涨264倍。此外,金地总资产从2001年的22.69亿元,到2017年的2079.42亿元,上涨91.64倍。同样的概念若放在万科、碧桂园等公司身上测算,结果会更惊人。

  回到凌克身上,掌舵者的气质便是企业的气质,凌克稳重,所以金地稳健。但在个性鲜明、大开大合的房地产业,稳健有时是保守的同义词。

  2001年,金地上市,是实行长达7年的房企上市禁令松动后,得到推荐上市的三家房企之一。早早上市,使金地拥有先发制人的优势。

  那几年,金地还与招商地产、保利地产、万科,成为股市中表现最具代表性的四大地产龙头股,俗称招保万金。

  金地发展史上,有过辉煌的时刻,2007年,销售金额为97.5亿元;2009年,金地销售金额210.83 亿元,增长84.89%。即使2010年,金地规模增长慢了下来,销售金额增幅仍有34.4%。但到了2011、2012年,金地增长仅为个位数,尚且不如被金地形容为中国大多数房地产企业近年来最为困难的一年的2008年。

  慢下来的因素有很多,宏观调控、公司战略、布局、推盘策略、运气等皆有可能,但在凭高杠杆、高周转来做大规模的年代,这一切都被杂糅解读成保守。但凌克一直对外坚称的是,规模与效益、产品与周转的平衡。

  直至2016年,金地销售金额同比增长63%至1006亿元,首次突破千亿,规模上了一个台阶,隐约可见招保万金时期的风采。2017年,金地仍有不错的增幅,39.9%,销售金额为1408.1亿元。

  尽管千亿规模如今已不十分罕见,但金地这样的时刻多少令人激动。

  金地的追赶,首先体现在土地上。2016年,金地共获取33宗土地,总投资额399亿元,权益投资额168亿元,新增533万平方米的土地储备。黄俊灿说:2017年是金地加大投资的一年,全年共新增1300万平方米土地储备,新进入了十个城市。


  金地规模可以做得更大

  凌克对规模满意吗?满意,但他要更满意。

  站在2018年的时间节点看金地,他第一个想起的就是规模。中国是一个人口很大的国家,中国的城市发展很快,提供了很多卖新房的机会。中国一个国家卖掉的新房差不多等于全世界加起来的新房一年卖掉的量。这个市场的机会是很大的,我们一定要把住宅这个业务继续做大做强。

  此际,白银时代、青铜时代的说法满天飞。前所未有的严厉调控下,房地产开发前路难测。此处,凌克看多,中国在一个房地产住宅销售规模很大的峰值上面,而这个峰值,我认为可以维持比较长的时间。

  具体到金地,我觉得我们前几年发展得很快,但是我坚信金地在住宅开发的规模上还可以做得更大。

  据金地披露的数据,2018年1~4月,公司累计实现签约面积215.6万平方米,同比下降3.30%;累计签约金额366.2亿元,同比下降12.92%。但4月单月,实现签约面积63.2万平方米,同比上升15.47%;签约金额105.1亿元,同比上升19.54%。

  凌克多年前讲过,金地的风格是内敛、稳健和理性,这样的企业不会有那么多惊心动魄的故事可以演绎。确实,除了那难以躲避的遭险资围猎后,唾沫星子满天飞的地产江湖里,金地少有被吃瓜群众咀嚼的时刻。

  凌克也讲过,新鸿基、和黄也不是故事性很强的企业,但谁也不能否认它们是优秀的公司。

  庆典上的演讲、问题,凌克道出了金地的目标。他对未来的判断,很有可能构成金地未来发展的方向。

  除了继续做大规模外,凌克说金地还要把多元文化地产的业务继续做好。中国的房地产也在发生很大的变化,原来一些公司只做住宅,今天它们不仅仅做住宅,还做办公楼、酒店、购物中心。未来,会形成几块和住宅一样,大规模的地产业务板块,这就是我预测的中国房地产的未来。

  具体来说,今后房地产的生意除了住宅之外,第二大的生意就是出租公寓,第三大的生意就是办公楼和研发楼,第四大的生意是那些物流、仓库。

  凌克对市场保持敏感。此前,金地有多次转型经验,如在别人坚守大本营时,凌克已带领金地进行异地扩张;2011年,金地又明确了以住宅业务为核心,以商业地产和金融业务为两翼的转型战略。

  实际上,金地已在发展长租公寓、产业园等新兴业务。

  布局上,金地传递出的是顺势而为的做法。过去金地专注一二线城市,但2016年棚改、去库存等政策的引导下,三四线城市楼市发展直线拉升。

  黄俊灿对记者表示:一二线城市依然是我们要去深耕的地方,不会去放弃这个市场,但也开始有选择地进入一些三四线城市。2017年,金地十个新进入的城市中,有五个便是三线城市。

  规模、长租公寓、产业地产、三四线城市,这些是近两年中国房地产业最热门的话题,显然,金地试图抓住。

  金地的另一面是执着,凌克多年前提过一个目标,希望金地从纯粹的住宅开发企业,变为国际复合型企业。

  庆典上,凌克旧梦重提,我们努力地争取金地成为一个在全球很多不同的国家都去开发地产的公司,希望金地是一个具有国际化竞争力的公司。2014年,金地正式进军美国,至今,在美国东西两岸进入了5个城市,但在此之前,金地要先解决好规模可以做得更大的问题。